全国咨询电话:400-038-2068
其他页首屏导航下通栏广告

从电子海洛因到电子竞技,游戏真在悄悄改变生活

文章出处:发表时间:2016-06-08

武汉完美空间游戏培训学校小编分享一则真是案例,讲述了网络游戏从当年被称网络鸦片到现在正视为电子竞技全部过程,只想证明一点游戏真在悄悄改变生活!

6月8日零时,《魔兽》电影在国内首映。这部基于《魔兽世界》网络游戏剧情的电影,饱含着无数玩家粉丝的青春,其零点场的预售已突破5千万票房也不难理解。广州的粉丝们自然也雀跃不已。


自2000年国人接触《石器时代》以来,16年间网游在国内的形象悄然改变,国家体育总局对电子竞技的认可,便是有力说明。

网游的玩家群体不断扩大是不争的事实。在手游日益兴起的今天,广东地区移动游戏用户占比较高,其中广州游戏用户占全国玩家的2.59%,位居全国第三。当初所谓的“网瘾少年”不少已成家立业,新的玩家又源源不断地投身其中。究竟现在的网游玩家群体如何分层?“沉迷网游”的说法现在是否还成立?来听听广州玩家们的网游故事。


玩家们说 街坊与网游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武汉完美空间游戏培训学校小编介绍的第一位是,广州市民梁先生。他是《魔兽》电影票房的贡献者之一,从初中玩《奇迹MU》到最近出的《守望先锋》,十几年下来也算是资深玩家。“我是美术专业的,对《魔兽世界》中多如繁星的形象设计十分着迷,因此很喜欢收集游戏中的宠物。”梁先生说:“粗略一算,我在网游世界中投入了五六万元,仅在玩了11年的《魔兽世界》中就投入了3万元。”

虽然已年逾30,如今从事广告工作的梁先生对游戏的热情仍然不减。但与当时“上班式”的打魔兽不同,现在他每天花2-3个小时玩“简单粗暴”的手机游戏,梁先生说玩游戏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我的工作压力很大,下班回到家很累,玩些不怎么费脑的游戏,能够发泄情绪、调整状态,这样晚上我才能睡得着。”梁先生笑说。

武汉完美空间游戏培训学校小编介绍的第一位是今年28岁的广州仔小K,他在初中时便接触了网游。当时日韩游戏人气火爆,在国产游戏较少的环境里,身边的同学们都争相玩《仙境传说》,小K也不甘落后。“当年很多网游还是计时收费模式,厂商按照游戏在线时间对玩家进行收费。当年《仙境传说》一张150点卡要10元,可玩25个小时;45元直接包月玩。压力山大,只玩了不到一个月就撑不住了。”游戏成本太高让小K很苦恼。

这时“私服”出现了。有人通过模拟官方服务器的数据,克隆出多个与官方服务器(俗称“官服”)一模一样的游戏世界,虽然这是一种侵权行为,却能满足大量像小K那样不想花钱就能玩游戏的人。刚开始,小K与大部分新手一样不打算花钱,但转战“私服”的小K和同学很快发现,游戏人物变得强大仍离不开真金白银。“为了攒下一套装备的钱,那时我可以坚持很长时间不吃早餐。”

在游戏里花钱的玩家被称为“RMB战士”,彼此之间差距很大。花一万元被称作“小R”,小K最多算是“中R”,再往上还有“大R”、“土豪”和“神豪”。十余年间,小K已换了许多游戏,每个游戏至少充几百元,前后加起来少则一两万元。

四层划分 比照一下你属于哪个等级玩家?

国内网游历经16年的发展,玩家人群数量剧增,游戏真在悄悄改变我们的生活!。外媒数据报告显示,在全球最大的PC游戏平台Steam上,中国用户数量已超过千万人,位居全球第四。Talking Data移动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5年移动游戏行业报告》中提到,北京、上海和广州是移动游戏用户相对集中的城市,三者合计占全国移动游戏用户总量的11.6%。

武汉完美空间游戏培训学校小编调查发现,根据对网游的时间、金钱投入程度,如今的玩家群体大致可分为轻度、中度、重度三类。轻度的玩家每天投入游戏的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投入的金钱在一千元以下。“下班回家,或用在路上、等人的时候玩一两把放松下,没时间就不玩。”明年退休的广州市民傅女士说。多数“父母级”属于这类群体,他们选择的游戏大多为休闲、娱乐类。

而中度的玩家群体则平均投入2-5小时,或金钱投入在一万元以下,如梁先生、小K,他们大多都有儿时的游戏情结,因个人喜好而倾向某一类型的游戏。“游戏对我而言纯粹是爱好,享受打怪练级的感受,也为拿到稀有物品而高兴。偶尔会有瘾,但大多数还是比较理性的。”广州某事业单位的余先生说。

至于重度玩家的投入则没有上限,据悉,曾有位煤老板为广州产的某款页游豪砸800万。也有大学生一天十几个小时在电脑做任务。他们大多痴迷某一款或某一类型游戏,既有在虚拟中获得成就感的心态,也有的把玩游戏作为盈利手段。

此外,还有一个群体的投入令其他人无法企及,他们便是站在金字塔尖的职业电竞选手。今年24岁的阿柱曾短暂地成为其中一员。高一时APM(每分钟有效操作的次数)达到220-240点/分钟的他,为了练习技术曾长时间翘课练习。“挑战用最差的装备打赢电脑,直到摸清电脑规律,算出对面英雄误差不超过10点的血量。金钱的投入倒不多,但时间上每天起码7个小时吧。”

高考前夕,阿柱和同学翘课打起了线上职业比赛。他们曾遇到了后来的顶尖战队“7L”,被0:3横扫,最终战绩停留在华北区16强。现在的阿柱只是偶尔玩玩游戏,教教新人,全当娱乐。他认为,只有在25岁前满足“玩不腻”、“够努力”和“意识好”三个条件,才有机会走上职业道路,而真正成功者不足1%。“对网游的时间、金钱投入,职业玩家与其他玩家不能一概而论,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阿柱说。

重新审视 坊间对“沉迷”之说有新的思考

当年被喻为“电子海洛因”的网游,随着近年人们对文娱需求的提升、玩家群体的扩大、电竞产业的兴起,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似乎已逐渐褪去“沉迷”、“玩物丧志”等负面标签。如2003年11月,中国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局设立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而在主流舆论中,传奇人物李晓峰(SKY)获得WCG《魔兽争霸3》两连冠后,电子竞技一词开始在央视等官媒中出现。

今年年初,《中国教育报》一项针对新生代中学生网络生活及其道德状况的调查显示,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人数比例由10年前的12.6%降到10%,差异显著。那么“沉迷网游”的说法是否还成立?采访中不少玩家认为,现在的手游使游戏时间碎片化,因此没有刻板印象中的“沉迷”。

而家住天河的玩家何先生则认为,网游品种增多为不同需求的玩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以前游戏少大家都集中玩某几款游戏,一有什么事都备受关注。现在玩家什么都玩,舆论自然分散了。”此外,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手办等网游相关产业的兴起,也分散了玩家对游戏本身的精力。

“沉迷网游”的现象或许处于传统关注的焦点之外。关注留守儿童“灯塔计划”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广东地区留守儿童去网吧玩游戏的现象较为普遍,而家长对此基本不监管。他担心相比城市中的孩子有父母监管和同伴交流,留守儿童玩网游或受更多负面影响。

广州一大型网游公司的工作人员王女士解释,网游本身作为一个商品,给玩家带来的是精神层面的娱乐,不应被特殊对待。“投几万元买装备登山和投几万元玩游戏,实际上都是个人爱好的体现。任何事情过度沉迷都不是一件好事。”王女士说,以前玩游戏前期设备投入大,而技术发展则降低了成本。

至于手游将游戏时间碎片化一说,王女士认为“沉迷”是游戏娱乐属性问题的范畴,而手游则是硬件改变了玩家习惯,两者并非一码事。据悉,尽管玩家群体数量剧增,但高投入玩家的比例并无太大变化,占玩家群体比例不超过5%。目前国内网游均对玩家金钱投入进行划分,按照投入的多少分为12或15个付费等级。

武汉完美空间游戏培训学校小编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是,网络游戏不再是人们常说的网络鸦片,他正在改变我们现代人业余时间的文娱生活,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对生活质量的追求。游戏不再是洪水猛兽,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剂品。不要再去用一成不变的眼光去看待网络游戏这个事情,它早已不是当年的“鸦片”。我们早已不是“网瘾少年”。此文献给那些还在为是否能用业余时间玩游戏的徘徊人。

推荐阅读

合作伙伴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路怡秀园甲一号亿德大厦2层 网站技术支持:北京艾特八六科技有限公司Copyright @ 2012-2016 北京翡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6804-1 电话:010-61943045